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藏密網-漢傳.藏傳.南傳.佛教資訊網

注册藏密网可以获得更多功能与服务的支援,赶快注册吧!
立即註冊

合作站点账号登陆

快捷導航
查看: 4023|回復: 0

悲慘世界-70-小牛與媽媽-索達吉堪布著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11-11 14:2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在我很小的時候,一個春天的早晨,天剛亮,在雲霧裡,我光著腳,踏著露水,象往常一樣開始我的工作——放牛。牛兒悠閒地吃著草,不知不覺中太陽已經升起來了,霧也散盡了。這時,我聽到家中母牛“哦——哦——”的悲鳴聲,好象是在喊著“孩子——孩子——”我急忙跑回去,見父親正在捆綁一頭小牛犢,準備要殺它。看到此種情境,我傷心地哭了,急忙跑過去抱住父親的腿,請求道:“爸爸,不要殺它!不要殺它呀!”母親在一旁說:“我們也不願意殺生造業,可是沒辦法,想生活好一點兒,殺頭小牛,一年都可以喝到牛奶。”我哀求道:“別殺這頭小牛!媽媽只要不殺這頭小牛,我願一年當中不吃酥油!”經過我的努力,小牛終於得救了,我高興地把它牽到草地裡,讓它自由自在地吃著青草。母牛很感激我,用舌頭不停地舔著我……小牛漸漸地長大了,每當看到它都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

幾十年過去了,往事如夢,我總覺得有時牛也象人一樣。在歷史上也有諸如此類母子情深的故事:清朝道光年間,列山集有一個殺牛為生的屠夫,名叫張六子,他在罪惡的大半生中殺牛無數,殺生對他來說已習以為常,斷除一頭牛的性命,對他來說就如同在田間拔草一樣輕而易舉。後來他因親睹牛犢救母的情景而感動,從此放下屠刀,不再殺生並成了一名虔誠的佛教徒。

張六子四十六歲那一年,鄰村有一戶人家發生急難,他趁機以很便宜的價錢買下那戶人家的一頭母牛和剛生下一個月的牛犢。他為自己能占到這樣的便宜而沾沾自喜。當天,他就把刀磨好放在屠案上,接著去捆母牛。等他把母牛捆好後,要去拿刀來殺牛時,卻怎麼也找不到那把剛磨好的刀。在忙亂中,他轉來轉去,從屋外找到屋裡,找遍了每一個角落,可是連屠刀的影子也見不到,無奈的他只好納悶地坐在牆角歎氣。這時,他發現那頭母牛惶恐不安地看著坐在它前面的小牛,而小牛犢則是脖子一伸一伸的,簌簌地流著眼淚。他甚感驚異,於是前去驅趕牛犢,牛犢安坐不動,他又氣急敗壞地用棍子打,牛犢還是不起來。惱怒的張六子抓住牛犢的前腿,提起牛犢往旁邊一甩。這當兒,他忽然發現自己怎麼也找不到的屠刀原來藏在小牛犢的屁股底下……

這幕牛犢救母的情景深深地觸動了他那顆殘忍而麻木的心,他用顫抖的手給母牛解開了繩索。被摔在一旁的小牛犢慢慢地爬起來,走到母牛的身邊,用脖子蹭著母牛的臉;母牛用舌頭舔著小牛,低沉地叫了幾聲,小牛犢好象聽到了什麼吩咐似的,朝著他前腿跪下。殘酷的屠夫被震憾了,身體不能自己地搖晃著,幾乎有點站立不穩,這個向來殺生不眨眼的冷酷的他居然失聲痛哭起來……

自此以後,張六子不再殺牛,後來又皈依了佛門,終生茹素,非常虔誠。那母牛和小牛犢他一直精心養著,到八十六歲,他去世時,它們還活著。在他死後,兩頭牛因失去主人悲傷過度,寸草未進,滴水未飲,沒過多久也死了。這件事被當時的人們刻在宿州的一塊石碑上而保存了下來,可惜在文革期間被毀掉了。

Archiver|小黑屋|手機版|分享佛法資訊請先注意版權申明|藏密網 |網站地圖UA-2159133-2

GMT+8, 2024-5-26 20:07 , Processed in 0.021413 second(s), 21 queries .

Copyright © 2016 | LIGHTSAIL支持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