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藏密網-漢傳.藏傳.南傳.佛教資訊網

注册藏密网可以获得更多功能与服务的支援,赶快注册吧!
立即註冊

合作站点账号登陆

快捷導航
查看: 3302|回復: 0

香巴噶舉的傳承(1990年大司徒仁波切講授)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2-8-2 18:2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香巴噶舉的傳承(大司徒仁波切).jpg 在今天,一般人所熟知金剛乘有四個主要的傳承、四個分支的流派,通常以四個顏色來作區分,如白教、黃教、紅教,這種以顏色來作區分的方式,事實上是一種過度的類化.和一種很通俗的總稱。實際上真正在西藏的傳承裡面,主要有八個傳承,在藏語裡面稱為「竹居辛達欽波傑」,每一個都代表著一個不同的傳承,它的意譯為「八大乘的法教」。按著要介紹八大傳承中的頭兩個,這些藏密的特殊法教都是基於這些傳承而來的。第一個是「寧瑪派」。「寧瑪」的意思是「舊派的」。第二是「噶當派」,「噶」的意思是教示、法教,「當」的意思也是指一種殊勝的教示,「噶當」兩字合在一起的意思就是:世尊開示的法教,告訴我們如何使每一個眾生,都能透過這些法教的修持方法,而得以證悟佛性。宗喀巴是噶當的一位重要上師,因為宗喀巴在格魯這個地方建立了一座「噶當寺」,這個寺廟非常興盛,所以後來在宗喀巴之後,就以格魯作為命名。「格魯」的「格」字和「噶當」的「噶」字相通;「魯」的意思則是指傳承、傳統之意。所以「格魯」的意思就是指噶當的傳統。在藏語裡還有一個詞叫「噶當薩瑪」,意思是新的噶當派,也就是「格魯」。第三是「薩迦派」。其原始名稱為「朗德」,「朗」的意思是修法的道路,是指道;「德」是指果,也就是修持的結果。「朗德」合在一起就是指透過佛法的修持,能夠獲得證悟。後來這個教派因建立在「薩迦」這個地方,所以以此而聞名。「薩」的意思是土地;「迦」的意思是灰色。「薩迦派」就是建立在一片很荒蕪的灰色土地上,所以從此以後,它就以這個地方的特徵—灰色的土地聞名於世,而稱為薩迦。

接下來介紹「噶舉」的傳承。噶舉的傳承有「香巴噶舉」和「馬爾巴噶舉」,所以在八大傳承中,它占有兩席傳承。「噶」的意思仍指佛陀的法教,和「噶當」的「噶」的意思是相同的;「舉」的意思是指傳承。所以「噶舉」的意思就是:世尊無間的傳承,這一個無間的傳承一直延續到現在。噶舉派本身事實上是包含有四個支流,也就是「噶習舉巴」。從諦洛巴開始,他融攝了佛陀傳承的四大法教,所以它是包含了其他幾個重要的傳承,也就是四個佛法的源流。在噶舉這個傳承裡面,因為有「馬爾巴噶舉」和「香巴噶舉」這兩個傳承,所以仁波切再為我們作進一步的解釋。「馬爾巴噶舉」的名字的由來,是因為馬爾巴的全名是「洛札哇馬爾巴」(意譯:譯師馬爾巴),「馬爾巴」是其姓氏,故後來以他的姓氏命名,稱為「馬爾巴噶舉」。馬爾巴在當時曾前往印度,從那若巴和梅紀巴兩位上師處學得很多的法教,在回到西藏後,建立了「馬爾巴噶舉」的傳承。

至於「香巴噶舉」,則是曲「客竹瓊波南究」祖師至印度接受那若巴的妹妹尼古瑪的法教,以及其他很多印度大師的法教,因其誕生於中藏,後來在中藏的「香」地建立了重要的寺廟及傳承,故而以地命名為「香巴噶舉」。所以一個以姓氏命名,一個以地命名,因此而有「馬爾巴噶舉」和「香巴噶舉」。

第六是「希解派」。「希解」的意思是渡過、超越、淨化或消溶,也就是透過「希解」傳承的法教,能去除我們所有的染污、所有的痛苦,消溶我們所有的思惟和情緒。所以在這個傳承中有一個著名的修持法,名為「解」,意譯為「施身法」。希解傳承的主要上師有帕確當巴桑傑(據傳為中國的達摩祖師)和瑪基拉尊瑪(一位女性成就者)。希解傳承可簡稱為「解」施身法的傳承,但「解」只是希解傳承中一個主要的修持法門,希解的傳承包含的應該是更廣的。

第七是「卻竹派」(另有一名為「覺囊派」)。「卻」的意思是應用;「竹」是指六。這個傳承所傳的主要法教與時輪金剛的法教有關,其整體的意思是:透過六種法門的應用和修持,我們可轉換密續修持法門而到達時輪金剛的淨土。這個傳承的主要上師有達拉那他、瓊那他兩位。

第八是「多傑念竹」。「多傑」意思是金剛;「念」的意思是不斷地唱誦;「竹」的意思是練習。「念竹」兩字含在一起意是練習、修持。更詳細的名稱為「多傑順傑涅竹」,「順」的意思是三,「多傑順」也就是三個金剛修持法門(身金剛、語金剛、意金剛)。這個傳承的主要上師為西藏上師烏金巴(中譯註:故此傳承又稱為「烏金念竹傳承」),其法教以金剛手菩薩本尊為主,以及氣脈的修持。氣脈在藏語叫「札嚨」,「札」的意思為脈輪,「嚨」是指氣,所以「札嚨」是指氣脈的修持,也就是這個傳承的主要修持法門。

以上是對八個傳承的簡單粗略的介紹,但仍不失完整。這八大傳承後來由於時間的流逝,歷史消融的關係,有些逐漸併入其他主要傳承中,而形成金剛乘四大傳承。至於為什麼這些傳承的名稱到了外地後,會以顏色來命名,仁波切曾經嘗試去想像及了解,到底是因為穿衣服的關係,或戴帽子的關係,或傳承祖師的緣故,而最後以顏色來作為方便命名的方法。舉例來說:或許是因噶舉傳承中的一位重要上師密勒日巴,常穿著一件白色長袍,密勒日巴的「日」字就是指棉質長袍。可能因為後來在畫像中把密勒日巴畫成穿著一件白色長袍,所以後來我們只要一看到是密勒日巴的弟子,是修持噶舉傳承法要的弟子,我們都稱為「白教」的教徒,所以很可能就是這些命名的來源。

也有一些法教曾經幾乎要流失了,而再度被復興起來。例如香巴噶舉的傳承大約在一百至一百五十年前,這個傳承幾乎要完全流失了,不再是一個可以成為獨立的傳承。還有一些法教除了被融入之後,幾乎完全流失掉了。因為有這樣一個危機,所以在當時就有一些人出來努力地要重新復興香巴噶舉這個傳承,使得它免於再度流失,而成為沒有傳承的法教。

接下來介紹的是有關香巴噶舉的傳承現在發展的狀況,今天的香巴噶舉其發源地,是在中藏的「香」這個地方(地理位置是在西藏中部偏西、甚至可以說是偏西北的地方),但香巴噶舉的復興地,卻是在東藏的八蚌寺。八蚌寺本身是噶瑪噶舉傳承的主要寺廟,是由第八世大司徒仁波切所建立。蔣貢康楚羅卓泰耶仁波切也駐錫在那裡。正如世尊及蓮華生大士所預言的,蔣貢康楚仁波切會延續香巴噶舉傳承的主要法教。所以蔣貢康楚仁波切在當時發下這個誓願:要復興當時所有即將消滅或即將流失的傳承。因此他就很努力地到各處去蒐集即將消失的傳承。他是在整個金剛乘傳承裡面相當重要的上師。是他努力參訪的二百位上師,精進領受法教;只要是這個傳承、這個法教快要喪失了,他就耗盡精力、花了很多的時間去復興這個法教。所以在當時八蚌寺由第八世大司徒仁波切建立,後來第九世大司徒仁波切貝瑪寧傑駐錫在那裡,與蔣貢康楚仁波切一起復興了香巴噶舉的法教。仁波切再度為我們解釋:所謂一個法教的復興以及再度活躍起來,事實上是指所有的灌頂法門、所有的傳承、以及所有的開示和所有的法教都被再興起來。它與一般所謂的作一個研究,或者是說建立一個基金會、或者是說我們再去建立一個組織來復興它是不一樣的。因為一個傳承的法教若是完全喪失掉的話,它是不可能復興的。所以是幾乎喪失的傳承,被蔣貢仁波切再度復興起來。在他當時,八蚌寺可以分為三個主要的「三年三個月閉關中心」,分為上、中、下三院,上院大概距八蚌寺有一英哩,蔣貢康楚仁波切主要駐錫於此。在那裡主要傳授尼古瑪六法的修持,這個法教後來由第一世卡盧仁波切延續下來,而成為所謂的「閉關上師」,不但加以保存、並且加以弘揚。而蔣貢康楚仁波切同時也是下院閉關中心的閉關上師,在下院所傳授的是那若六法的法教。在藏文裡面整個「香巴噶舉」傳承的法教有個名稱叫作「香悲瑟曲」,「瑟曲」的意思就是「黃金法要」,這個傳承的黃金法要就在蔣貢康楚仁波切的努力之下,重新被建立起來。

至於其他幾個流失掉的傳承:「希解」傳承、「卻竹」傳承、「多傑念竹」傳承,這幾個其他的傳承,我們不能說它們是真正的完全消失掉了,事實上比較正確的說法是它們被融入了其他主要的傳承,而沒有一個獨立的分支來命名.以及它們沒有一個特殊和別人分開的一個法教,所以正確的說法是:它們融入了其他的法教,這是一種歷史傳承的說法。第十六世尊貴的大寶法王曾經對第一世卡盧仁波切做過這樣的請求:讓所有噶瑪巴主要的弟子均能領受到香巴噶舉完整的傳承。所以,仁波切本人以及其他大寶法王的主要弟子就在隆德寺領受到了完整的香巴噶舉傳承的法教,包括尼古瑪六瑜珈以及其他種種的法要。在香巴噶舉以及噶瑪噶舉的整個復興的過程裡面,因為有這樣的一個特殊的因緣和關係,所以復興的方法是相當殊勝的。故而今天以一個噶舉的弟子而言,我們應該說在金剛乘的八大傳承中,有五大傳承被保留下來。若是在一百五十年前的話,也許我們應該說是四個主要的傳承是比較正確的,現在則是五個。

以上就是整個香巴噶舉以及其他幾個傳承融合的結果及歷史。接下來我們就要回歸到香巴噶舉的創始的源頭,也就是客竹瓊波南究這位傳承的祖師,他在當時如何一步一步地建立了香巴的傳承。客竹瓊波南究這個香巴噶舉的創始人,他是西藏人,誕生於中藏的「涅摩」一地。他曾前往印度向許多偉大的上師學習佛法。他曾經如此說道:他有四位根本上師,十三位有極殊勝特殊傳承的上師,以及一百五十位具有高度證量、學理通達的上師。在根本上師中有兩位:尼古瑪和蘇卡悉帝,他們都是女性的大成就者,都是開悟的偉大上師。客竹瓊波南究將這些上師的法教。全部都帶回西藏,建立了香巴噶舉傳承。香巴噶舉的法教,簡單地可分成兩類:一類是「謝巴」,一類是「竹巴」。「謝巴」的意思是指法教,有關各種的法要,也就是理論的部分;「竹巴」則是指修持、實修的部分,這兩個主要的部分,是在西藏金剛乘的術語裡,都是這樣來分類的。而近代香巴噶舉的復興運動裡,把這兩部分全部都復興了。

首先來談談「謝竹」,「謝竹」的意思事實上可以用一棵「如意樹」來作代表,這是一個很特殊的比喻。這整個法教有如一棵樹,有樹根、有主幹、有分枝、有花朵、以及許多的果實,整個謝竹的傳承在香巴噶舉裡面,我們觀想這樣的一個意象。當然整個如意樹的涵意是很深的,但在此只作簡單比喻。樹根最主要的是指尼古瑪六法;樹幹是指大手印的修持法門;枝幹代表著三種轉換的法門「三為道用」,也就是將上師、本尊以及所有在心靈中發生的事情(「幻化」),都轉換成法身、報身、化身,這也就是所謂枝幹所代表的三種轉換一切道路的方法(上師為道用、本尊為道用、幻化為道用)。花朵代表的是紅的「卡雀瑪」跟白的「卡雀瑪」的修持法門,也就是所謂的生起次第及圓滿次第。果實代表「吉美」跟「卻美」兩者(意譯:「無死無誤」)。「吉」是指死,「吉美」則是不死;「卻」是指錯誤,「卻美」所指的是永遠不會落失。「吉美」跟「卻美」兩個含在一起的意思是:我們的佛性是永遠不會死亡、不會落失的,也就是我們能夠真正地了悟到我們自身的本質就是法身,此一佛性是永遠不會消失的。

  以上這個根、幹、枝、花、果就是所有香巴噶舉傳承的法要。而所謂修持的法門則是針對剛才所言之如意樹這個比喻的所有法教,所延伸出的修行方法、禪觀方法、及種種應用方法,這就是香巴噶舉裡面的第二個主要的部分,就是修持部分的法要,是完全依照如意樹開示的法要來作修持。

  在整個香巴噶舉傳承術語裡面,還有另外一種名稱叫作「黃金法要」。這個黃金法要主要奠基的是「五本尊」的修持,也就是密集金剛、上樂金剛、大幻化網、大威德金剛、喜金剛這五位本尊的基本的修持法門。主要是由五本尊的修持法門所延伸出來的,是屬於另外一個香巴噶舉的「黃金法要」。

  客竹瓊波南覺所傳下來的法要,就是整個香巴噶舉命名的來源。因為他住在「香雄」這個地方,在那裡建立了他的主要寺廟,這也是香巴噶舉命名的由來。正如客竹瓊波南覺的上師以及一些護法所預言的,他真正的成就了香巴噶舉傳承的法要。除此之外,他本身也有許多有成就的弟子,共有十八萬個主要有成就的弟子,就是不論在修持方面或了悟體會上都達到了相當的境界。在眾多成就的弟子中,另外有六位是比較主要的,其中有一位還將法教巖藏起來。由受教時間看,有五位是早年的弟子,有一位是後期的弟子。這六位主要的弟子都是香巴噶舉傳承的持有者。在藏文中「居巴」的意思是「擁有這個傳承」;「林巴」的意思是「持有」,也就是能夠傳續這個傳承,這六位都是香巴噶舉傳承的持有者。

  剛才仁波切所提到的客竹瓊波南覺最主要的六個弟子,各自擁有了香巴噶舉傳承裡不同的法要,例如噶瑪噶舉擁有六瑜珈的法要…".每一個人各自擁有了傳承中一些特殊的法教。這個傳承在香巴噶舉裡持續地傳下去,一對一地直接傳了三代,這種一個傳一個的單傳方式,在藏文叫作「寄俱」。這種「寄俱」的傳法傳了三代,傳到客竹南頌,從他之後這個傳承又持續地傳了三個人,從此之後不再是一對一地單傳,而開始了廣傳,就是同時有很多人可以領受到香巴噶舉傳承的法要,這個在藏文裡面叫作「塔傑」,「塔」的意思是指一切的事情都生起了,也就是復興,或是一直向上發展;「傑」的意思是指向廣的發展,也就是非常的興盛。所以在單傳之後,接下來就是一種廣傳的方式。於是香巴噶舉有如「如意樹」一般的法要,就像樹木一般地不斷地向四處延伸開來,枝葉茂密。

  尊貴的十六世大寶法王曾經這樣講到:我們保有一個傳承,或者說我們以一個保守的態度來保存一個傳承,有些時候反而比我們去過度地擴張,以及對這個傳承作宣傳,要來得重要得多。如果我們只是一味地作廣傳,而忘記了去作保存的功夫的話,那麼在廣傳之後,這個傳承還是會因為忘記保存,而漸漸消失,漸漸完全的喪失掉。蔣貢康楚仁波切就是有鑑於此,所以他找到了傳承裡面正確的上師,向他們學法,而保存了這些即將喪失的法教。所以我們對於這些傳承裡面殊勝的法教,我們也要有相同的態度,要能夠有這樣的虔敬之心去保有它。否則即使是一個很殊勝、很正統的傳承,到最後仍然有可能會流失,或消溶殆盡的。由香巴噶舉傳承的歷史,我們已經知道,它是如何的一代一代的單傳,然後廣傳,之後起起落落的,幾乎喪失了整個傳承的法要,而到蔣貢仁波切的時代,再度把它復興起來,這就是整個香巴的傳承。

  仁波切將要在此對今晚開示的主題作一個結束,他很希望今晚香巴噶舉傳承的教授,對於我們的學習能夠有所幫助。因為我們都是金剛乘噶舉傳承的弟子,所以若是我們對於傳承歷史有所瞭解,將對我們的修持有所助益。當然,有些人並不清楚整個傳承的歷史,但是仍然非常尊敬地在作修持的話,他能夠由修持當中所獲得的利益是完全相同的。但是如果有人問我們所學習的法要的傳承是什麼的話,我們若能清楚而完整地回答的話,這一點是相當好的。也許我們瞭解這個歷史,至少可以對這個方向有所助益。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由今晚傳承歷史的開示中學到一個東西,我們可以學習並瞭解到,什麼是一個真正活的傳承的意義,也就是傳承的意義何在。它並不只是像我們在畫一個家族譜系的記憶,以及一些生硬的傳承名字而已。最重要的是我們要瞭解一個活的傳承的精義,它不是只是一個佛學的歷史,或是一個法教的歷史,事實上傳承的意義是非常重要,非常有價值的,是相當有意義的一件事情。所以仁波切很誠摯地希望,今晚所給予的開示,能夠有助於我們的修持,也能夠像香巴噶舉傳承裡的「如意樹」的果實一樣。最後仁波切還要提醒我們,他想到尊貴的大寶法王曾經說過:如果我們只是把精力完全投注在宣傳一個傳承或是教系,而完全忘記了基礎的修持,去保存這個傳承的話,那麼很可能只需要在一代或兩代之間,一個傳承的法教就會完全地流失掉。所以如果我們只是集中在宣傳,非常有可能會丟掉這些殊勝的法教,而一個傳承和法教一旦真正的喪失掉,是再也沒有辦法復興的,所以一個傳承也就從此間斷了。因此由這一點,我們每個人都要有此認知,我們要努力地去保持傳承的法要,努力地去做真正的修持。

  最後讓我們作功德的迴向,將功德迴向給一切的眾生,願他們能夠早日證悟。

Archiver|小黑屋|手機版|分享佛法資訊請先注意版權申明|藏密網 |網站地圖UA-2159133-2

GMT+8, 2021-8-5 09:43 , Processed in 0.718677 second(s), 21 queries .

Copyright © 2016 | LIGHTSAIL支持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