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藏密網-漢傳.藏傳.南傳.佛教資訊網

注册藏密网可以获得更多功能与服务的支援,赶快注册吧!
立即註冊

合作站点账号登陆

快捷導航
查看: 21|回復: 0

[佛母部] 准提法修持感應事例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16 20: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菩提迦耶白玉南卓林寺
022233297.jpg

准提法修持感應事例

1.印度佛教史中的准提佛母的持驗錄:
在中部與東方的交界處有蔗增林苑附近一個色相美好的王族女子與一個樹神會合,一天生下一個具相之子。略微長大時,在那個神的所在地掘樹根處的土,得到一個自身放光的摩尼寶,以此從一阿闍梨受得灌頂,乞求純陀天女(准提佛母的藏文譯名)觀修教誡並加以修持。
暗中攜帶一個本尊手識(飾)小木杖不離其身。一天天女夢中現身予以加持,以後到聖法薩波那[伽蘭(另本翻為菩薩)]乞求獲得王位,授記說:「你到東方去可獲得王位。」他就前往東方。
那時藩伽羅國已經多年沒有國王,一切國人痛苦不安,一些首腦人物會商,為了依法護持國土要立一個國王。過去作過梨提滿多具有神變的國王王妃的一個咒力大而 凶暴的龍女,有人說是瞿毗旃陀羅王的王妃,又有人說是羅梨多旃陀羅王妃,那裡所立的國王當晚她就吃去。這樣殺害所有被立的國王,可是又說:「沒有國王國家 不吉祥,」每天午前立了國王當晚她就加以殺害。明天日出時把屍體拋出。國人這樣輪次作下去已經好幾年了。
那個修純陀天女的成就者到達一戶人家,那家的人們不勝痛苦,就詢問其原因,回答說天明就輪到他兒子作國王。他說:「若是給予報酬,我來代替。」他們高興萬分把報酬給了他。天明時登了王位,當天半夜時,龍女變成羅剎女相,照舊來吃。
他就用本尊的手識(飾)刺擊,那龍女死去。黎明抬屍人來,看見他沒死,大家都很驚奇,後來又答應代替別人,七天之內即位七次。以後大家都說:「此人具有大 福德。」於是立他作永久的國王,獻號為瞿波羅。他的前半生統治藩伽羅,下半生摩揭陀也收服。在歐丹多補梨附近建立那爛陀寺,在此兩大國中建立好多僧寺,廣 事供奉佛教。

2. 印度諸王受准提佛母的護持成就:
釋迦牟尼滅寂後一百年,有阿育王者出世,作南贍部洲之王。此後依次有七贊扎王登上印度之王位,即:哈德贊扎王、室利贊扎王、阿比贊扎王、達磨贊扎王、噶瑪 贊扎王、貝扎瑪贊扎王、郭米贊扎王,他是扎蘭達講經院的弟子。這位國王的手印母(同修大手印法的女人)是一龍女,每夜食一國王。
後來郭跋拉王調伏此龍女,由此傳出七跋拉王,即:郭跋拉、達磨跋拉、畢喀跋拉、達瑪跋拉、希瑪跋拉、摩跋拉、勒跋拉。勒跋拉王之後因大臣叛亂七跋拉王的(王統)斷絕。此後有四塞那王出世,即:巴拉塞那、格巴塞那、米尼扎塞那、瑪痕塞那,他們手中各拿著一件象徵王權的東西。
七贊扎王和七跋拉王受「准提佛母」的護持而獲成果,在七跋拉王在位時期,所有的聖賢學者都降臨世間。當達瑪跋拉在印度執政時期,西藏是贊普塞那累江允在位,這見於大成就者鄔金巴所抄寫的雅隆贊普陵墓的碑文中。

3. 善無畏蒙准提菩薩救度
善無畏三藏是甘露飯王的後裔,他的父親是佛手王。師端嚴有威儀,10歲領戒,13歲嗣位。諸兄王舉兵構亂,他不得已隨征,回來對母后及大臣們說:「吾志於道。」因讓位與其兄,太后見其志決,哀許之。
  善無畏出家後,到南海邊得殊勝的招提,入法華三昧,發願聚沙建塔一萬區,黑蛇傷指也不退轉。後來借搭商人之船往中印度,途中密修禪誦,口放白光,三日 無風,舟行於波平如鏡的海上,航駛甚速,偶遇賊難,同船遭劫有生命危險,師為了安慰弟子及同船的乘客。而默然誦准提真言,感召七俱胝佛母本尊現身相,這些 盜賊果然被其它賊寇所殲滅。
那些賊寇後來悔罪歸依善無畏大師,並為他們指引旅途,越過窮荒遍野險惡的水域。經過種種苦難,終於到了中天竺,國王夫人是善無畏大師的姊姊,王問其他們如何來的,聽了他們的沿途遭遇,都對他們稱讚不已!

4. 金剛智設准提壇祈雨 煮雲法師
有一次,智師隨駕往洛陽,那年乾旱,從元旦至五月滴雨未降,各方道壇神廟祈雨,也無靈應,帝因而詔請智師設壇祈雨,智師命不空等法師於所住地方起壇,繪七 俱胝菩薩像,立於壇上,帝派一行禪師觀驗,如是七日,仍是火陽當空,萬里 無雲。七日下午,西北風起,飛沙 走石,瓦起樹拔,大雨驟至,結壇之處,穴穿其屋, 遠近驚駭。雨過天晴,京城士庶人等,鹹來觀看,都說智師獲一龍,穿屋飛去了,每日求觀者萬餘人。
5. 俱胝崇惠禪師 歷朝釋氏資鑒卷第七 閩扆峰沙門 熙仲 集
○師(法欽禪師)住徑山日,獨坐北峰石屏之下。
有白衣士,拜於前曰:「弟子乃巾子山人也;長安佛法有難,聞師道行高潔,願度為沙彌,往救之。」
師曰:「汝有何力?」對曰:「弟子誦俱胝觀音 咒,其功無比。」
師曰:「吾坐後石屏,汝能碎之乎。」曰可:「有頃吒之,石屏裂為三片。」
今喝石巖是也,師知其神異,即為下發,給衣缽,易名曰:「崇惠」(僧傳)。
天柱山崇惠禪師《佛祖歷代通載》
天柱山崇惠禪師。彭州人。得法於牛頭威禪師。後居天柱寺。僧問達磨未來此土。還有佛法也無。師曰。未來時且置。即今事作麼生。曰某甲不會。師曰。萬古長 空。一朝風月。良久又曰。?黎會麼。自己分上作麼生。干他達磨來與未來作麼。他家來太似賣卜漢相似。見汝不會為汝錐破。卦文才生吉凶在汝分上一切自看。僧 問。如何是解卜底人。曰汝才出門時便不中也。問宗門中請師舉唱。答曰。石牛長吼真空外。木馬嘶時月隱山。問如何是西來意。曰白猿抱子歸青嶂。蜂蝶[銜-金 +缶]花綠蕊間。及是遷化。肉身不壞。數百年猶在
崇惠禪師(俱胝禪師) ,昌化龍塘山麓沙干村章氏子 ,孩童時即開始學佛。起初 ,去千頃山頂「結茅為廟」在此修養寧靜之性,研讀《佛頂咒》,又去海寧硤石東山結草房誦經坐禪年餘。再去於潛廣覺寺拜師。最後去杭州徑山寺(在餘杭長樂鎮 與臨安接壤處 )拜昆山名僧法欽禪師為師,在這裡潛心學經,苦練佛法,對佛頂、俱胝觀音 咒的研讀根底頗深。於是,法欽禪師為之落法,授衣,並示法名「崇惠」。
唐代宗大歷3年(768年),國都長安太清宮的道教名士史華極力向皇帝奏本獲准 ,誓與釋宗(佛教)當代名流爭鬥佛力與道法之勝負 。於東明觀(道教廟宇)壇前架刀成梯 ,史華放輕兩足,躡登而上,如走坦途,是時 ,在場眾多觀看的佛門弟子或相互顧視 ,或示意推諉,少數甚至偷偷溜走 ,無人敢前去與之相比。消息傳至杭州,法欽禪師深感不安 ,要崇惠前往長安鬥敗道教,為佛界挽回聲譽。崇惠應允並與法欽一同前往。先拜見代宗的宦官魚朝思,請他奏請朝廷與道徒角鬥。第二天獲准就在章敬寺庭前樹起 高梯比史華之刀梯還高百尺,橫架利刀,閃閃發光,如冰似雪。這時,朝廷公貴,城市居民比肩擦足而視 。只見崇惠光足赤手,直登絕頂,又順梯而下 ,如猴耍樹。隨後,崇惠又腳蹈烈火,手探油湯,曾無難色 ,餐鐵片如吞米湯 ,嚼鐵絲猶咬糖塊 。這時,在場的史華與道眾見此情景,既慚愧又懼怕。只得掩袂而逃,這時,觀眾對道徒的嘲笑與責罵之聲轟然若雷,崇惠獲勝,代宗欣喜不已 ,遂令朝官鞏庭玉對崇惠鼓勵再三,又為崇惠具戒,賜紫袈裟,並詔令暫住皇家寺院安國寺 。賜號「性空大禪師」,又號「護國三藏」。
何謂「藏」 ?佛教界稱佛教經典為藏 。何謂「三藏」 ?佛教經書稱為「經藏」,佛教戒律稱為「律藏」,專門討論佛教教義的著稱叫做「論藏」。「經藏」、「律藏」 、「論藏」三者合在一起就稱為「 三藏 」 。通曉「三藏 」的和尚稱為「三藏法師」。而夠「三藏法師」資格是很少的 ,只有去西天取經的玄奘因通曉「三藏」,而被人們尊稱為「唐三藏」。唐代宗賜崇惠禪師以「護國三藏」之號,把他同唐玄奘列於同等地位,這是賜給崇惠禪師的 最高榮譽,當然,這給崇惠禪師當年曾「結茅為廟」的千頃山也帶來了一份榮譽。
唐代宗聽說崇惠禪師是杭州徑山寺法欽禪師的高足,倍加鄭重 ,立即親自接見法欽,賜號「國一」。並詔令杭州府在徑山敕建大禪院,賜名「徑山禪院」。徑山由此開始大興。又年餘,崇惠師徒南歸,帝命崇惠在故居(龍塘山 麓沙干村)興建梵剎,親書「唐山禪寺」匾額 ,直至南宋才改名為鷲峰寺。
傳聞
崇惠禪師自幼刻苦鑽研佛經,又勤練武術氣功。
唐代宗永泰年間,一日,忽於沙干村前溪旁的土墩上乘雲騰空而去 ,憩居于于潛廣覺寺 ,後又移居他寺。
成名後,後人就稱騰雲而起的土墩為「起雲墩」,將他落腳的「廣覺寺」改名為「落雲寺」。

崇惠禪師稟告師傅決意要去長安與道教比法時 ,法欽問 :「你有多大法力敢與力士比試?」
崇惠說 :「 我誦俱胝觀音 咒 ,法力無比」 。
師傅指寺後一方屏列懸崖,命崇惠現試,崇惠當即運動幾下手腳,擺出一副使勁推搡的架勢,然後屏聲息氣,怒目圓睜,又轟雷般地大哼一聲,雙手猛力往前一推,呼呼生風,只見眼前的懸崖應聲塌下一半,塵煙四起。
博得在場僧眾的一致喝彩,從此,法欽才知崇惠確有一手絕技,崇惠鬥法獲勝南歸時,代宗下詔:凡沿途各大小官府必須厚禮招待,大小官員一律迎送,並不得隨意進見,以免勞累師徒。
試說
崇惠在皈依佛門之初,曾在千頃山「結茅為廟」,作為學習佛經,坐禪修行之處,這是繼寶掌禪師之後進入千頃山的第二位高僧。他猶如和煦春風吹醒了寶掌禪師當 年埋於千頃山泥土中的佛教種子。開始萌芽、出土。雖然崇惠禪師當年的「茅廟」既陋且小,然而這「茅廟」卻是千頃山的一株才破土露面的佛教「幼苗」。
崇惠禪師在長安比法獲勝。從此 ,他與法欽禪師一同譽滿神州 。「徑山禪寺」和「唐山禪寺」由此大盛 。徑山寺到了南宋更是盛況空前。寺中殿宇樓閣的楹聯有三千副,寺僧達三千餘人,有「天下第一釋寺」之譽。蘇東坡曾三上徑山拜佛,與寺僧交往甚密,曾在詩中 描繪徑山寺說:「飛樓湧殿壓山破,晨鐘暮鼓驚龍眠」。(那麼多大大小小的寺廟殿宇簡直把山要壓破了,整天的鐘鼓之聲把睡熟的龍都驚醒了) 。當年徑山寺建築之宏偉,香火之興盛,由此可略見一斑。隨著崇惠禪師與日俱增的聲譽,作為他早期「結茅為廟」的千頃山,其名聲必然隨之外傳。

6. 神暄法師浙東沙門 曇噩 述
唐神暄 
生建陽之留氏。幼沉靜。有問而後有言。 稍長客婺女。遂以淨人。入開元寺 出家。一日婺守過之。 見曰。此兒精神卓朗。異時必圍繞千眾。利益世間。
宜趣薙落。以務進修。既受具。 乃止息金華山 北百家嚴石穴中。常晝夜持誦七佛俱胝咒不輟(編按:七佛俱胝佛母心大准提陀羅尼法(1卷) 唐善無畏譯)。上無屋廬。 下無床榻。雨露霜雪之變。則有紫雲覆之。如蓋狀。 久之徙居赤松洞之東峰。禎瑞尤著見。貞元二年。遇志賢禪師。為說心法。獲證悟。而持誦益效。
元和八年。中丞范揚遣使。施乳香氈罽器皿。而暄即以散之。無所受。 中書舍人王仲。請就大雲寺。授四眾菩薩戒。 十二年尚書孟簡。請說法於會稽。固辭不往。八月竟歸。 示寂開元寺 。春秋七十六。
--錄自:新修科分六學僧傳卷第六(浙東沙門 曇噩 述)


7. 明朝有一位號了凡的先生,用自己親身的經歷寫成一本《了凡四訓》的書,作為傳家之寶教育自己的子孫如何認識對待命運。
書中介紹,他曾遇到一位姓孔的老道用《皇極數》為他推算他過去的遭遇,就是連很小的事也都推算出來了。孔道人又給他算未來:縣考童生第十四名,府考第七十 一名,提學考第九名,等到第二年去考試,三處的名次完全相符。孔道人再給他卜終身吉凶,說某年考第幾名,某年當廩生,某年當貢生,貢後某年當選為四川的縣 長,在任三年半就應該告退回鄉,在五十三歲八十九日丑時,壽終在家裡,可惜沒有兒子。他把這些詳細地記錄下來。從此以後,他的事情真如預測一樣。他因此更 加相信人生的一切遭遇,都是由命注定的,而思想也就很安定,不作追求名利的忘想。一次他去訪問棲霞山 的雲谷禪師,和他對坐三晝夜。禪師問他:"凡夫所以不 得成為聖人,只因為妄想纏繞。你坐了三天,不見你起一個妄想,這是怎麼一回事?"他答道:"我被孔先生算定,榮辱死生都有定數,即使要妄想,也是沒有用處 的。"禪師笑著說:"我以為你是豪傑,原來是個凡夫。"他問禪師:"這是什麼意思?"禪師說:"人們不能達到無心的境界,就要被定數所束縛。那裡會沒有數 呢?但是普通平凡的人是有數的,大善的人,數就拘不了他,大惡的人,數也是拘他不定的。你十年來被他算定,不曾轉動一毫,豈不是凡夫嗎?"他又問禪師:" 那,這個數能逃得了嗎?"禪師說:"詩書裡所說的這命是我們自己所造作的,福報也是我們自己求取得來的,確實是很明顯的教訓。我們佛教的經典裡說:'求 功名的就得功名,求富貴的就得富貴,求男女的就得男女,求長壽的就長壽。'要知道,妄語乃是釋迦佛的大戒,諸佛和菩薩是不會拿虛妄的假話來欺騙人的。"他 又問禪師:"孟子說過:求則得之。這是說一切都可以由我求得的,但我認為道德和仁義,是可以努力去求取的,那功名富貴,怎麼能夠求來呢?"禪師說:"孟子 的話沒有錯,是你自己錯解了。你不知道,六祖說過:一切的福田離不開自己的心。能從自己的心田去找它,是沒有得不到感通的。要知道求不求在於自己,如果專 誠去求,不但能得到道德和仁義,還可以得到功名和富貴……"禪師便傳授了他用佛家坐禪,持誦《准提咒》的方法,來改變自身,他的號原學海,從這一天起就改 號了凡,因明"了"立命的道理,不願再落"凡"夫的窠臼了。從這以後,他堅持去用修持來改命,後來孔先生對他的預測便越來越不準確了。孔先生算他五十三歲 要死,他雖不曾祈禱求壽,這一年居然無恙,他寫《了凡四訓》時已六十九歲了。他由於自身的改變而相信:"所有的幸福都是自己可以求得的"。


8. 夏真人修准提事跡
在大准提菩薩焚修悉地懺悔玄文中也提到,明朝初年(一說清朝)有位夏真人,以織布為業,可是到了夜晚便心生恐怖,不能心安。
結果遇到一位老僧人教授其准提咒及懺法,並告訴他只要持之可無怖,能夠解脫。
夏真人依法奉行。一日正在織布時,樗子落地,又回到手裡,如此多次。忽然出現准提菩薩的護壇諸神將,夏真人,拜而問之。護法壇將回答他說:『因為你誠心,所以菩薩命我等來守護。』
於是夏真請人將這些護法壇將繪出,便是這份懺文的由來。後來夏人坐化,肉身供養在福州。


9. 俱胝一指悟碧嚴錄卷二
對揚深愛老俱胝,宇宙空來更有誰,曾向滄溟下浮木,夜濤相共接盲龜。
『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俱胝一指,即天地與我,萬化與佛性一體的一指。』
這首詩是雪竇禪師對於俱胝禪師豎一指以接引學僧入禪所評唱的偈頌。
俱胝,唐代人,俗姓不明。傳記收錄於景德傳燈錄卷十一(大正藏五一冊頁二八八)、五燈會元卷四(卍續藏一三八冊頁一五九)、祖堂集卷十九(禪宗全書一冊頁八零三)、碧嚴錄卷二第十九則(卍續藏一一七冊頁二九六)、從容錄卷六第八四則(卍續藏一一七冊頁七五八)。
俱胝,南獄懷讓派下,生平傳記不詳,約當唐武宗時代人。會昌五年,武宗下令廢佛毀釋,俱胝因為持誦俱胝(准胝)觀音 咒:
「南無颯哆喃 三藐三勃陀 俱胝南 怛侄他 唵 折隸 主隸 准提娑婆訶。」
而躲過兵難,因此專以持吟俱胝觀音 咒為修持,並且以俱胝為名號,人稱俱胝和尚,而不知其本名為何?
俱胝逃過會昌法難之後,一路來到浙江省婺州的金華山 ,搭蓋一間庵蓬,茅茨土階,草衣木食,過著頭陀淡汩的日子,一心參禪打坐,希望能夠真契祖心。
有一天,俱胝正在草庵裡用功,庵前突然來了一位比丘尼,頭戴斗笠,腳踏芒鞋,手持錫杖,施施然迤邐而來。俱胝趕忙合十道:「不知大德法號如何稱呼?」「小 號實際。」「今天普昭草庵,不知有何批教?」「你竟日在此兀兀枯坐參禪,到底參出個什麼消息?我且問你:什麼是父母未生我的本來面目?你如果說出個究竟, 我便脫去笠子,向你禮敬。」實際比丘尼咄咄逼問。
俱胝不防實際比丘尼論道而來,一時瞠目咋舌,無言以對。實際比丘尼於是提起錫杖,敲擊著地面,發出鈴鈴的響聲,繞著俱胝的禪座經行三匝,每繞行一周,便詰 問一次相同的話頭。俱胝搜索枯腸,遍尋自己讀過的經文,但是都找不到貼切的答案,急得面紅耳赤,大汗淋漓,那原本柔軟的蒲團,突然間好似長出許多的針刺。 實際比丘尼眼看俱胝無法回答他的機鋒,合掌作揖準備離去。
俱胝趕忙挽留說:
「我看天色已晚,夜間行腳頗多不便,大德如果不嫌棄茅蓬蔽陋,就暫住一宿,明早再趕路如何?」
實際比丘尼卻不領情,鍥而不捨地追問:「你如果能夠回答我剛才的問題,我便借住一宿。」
俱胝彷彿被人兜頭一棒,打得眼前一片迷茫,只好目送實際比丘尼失望地離去。懊惱已極的俱胝細細思付:
「我空有六尺的昂藏之軀,雖然有大丈夫的形體,卻沒有大丈夫的氣識,我的見地實在不及實際比丘尼啊!我守住這草庵,卻參究不出祖師的心意,充其量也不過是死守窠臼的知解僧罷了!不如廢棄此庵,到十方去雲遊行腳,尋找天下的大善知識,解除我胸中的疑問。」
主意已定,決定明日便要揮別金華山 嵐,去飽餐叢林。當天晚上,俱胝卻做了一個奇異的夢,夢見金華山 神戴著巍峨的高冠,聲如宏鍾地勸他說:
「你不要退轉初心,也沒有必要廢棄草庵,雲遊十方塵?,你好守住此庵,十天之後,將會有肉身菩薩到這裡來為你說法。」
俱胝驚出一身的冷汗,夢境似幻似真,只好繼續留在草庵苦苦參究那千古難透的話頭。十天過了,寂靜的山林依然不沾一絲紅塵,沒有任何人來到這裡,只有鳥兒一如往日啾啾地鳴唱。響午時分,俱胝用過簡單的午齋,趺坐在清涼的青石板上,正要開始參禪。
突然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站立於庵前,原來是杭州天龍和尚行腳到此。俱胝趕忙下座,把天龍和尚迎進庵內,恭敬禮拜說道:
「和尚今日振錫金華,學人有一事不明於心,請和尚慈悲,為我勘破。」
「什麼事不明白,你且道一句。」天龍淡淡地說。
「幾日前,有一位實際比丘尼問我『什麼是父母未生我的本來面目?』我一直疑惑不解,請您指點迷津。」
天龍和尚聽了之後,默然不發一語,對著一臉企盼的俱胝,突然豎了一指,久困樊籠的俱胝,霎時豁然大悟。從此不管任何學僧來問道,俱胝都是豎起一指,沒有其它的提唱。俱胝的一指禪遠近馳名,啟發了不少學僧的迷雲。
有一個小童子,他跟隨在俱胝的身邊學禪已經有二、三年了。二、三年來,師父什麼也沒教他,只叫他倒茶、煮飯、挑水運柴。不過,他看到有人來向師父請法時,師父總是豎起一指,而求法者卻也能心開意解,歡喜領悟,多麼「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神奇一指呀!
一天,俱胝禪師下山去探訪同參,俱胝禪師剛剛離去,卻來了一個雲水僧,風塵僕僕地來向俱胝請教禪要。童子於是端坐在禪座上,鸚鵡學禪,模仿師父平日的教 法,對著禪僧大模大樣地伸出一指,說也奇怪,禪僧竟然開悟了。童子得意洋洋,便把事情鉅細靡遺地報告歸來的俱胝,等待師父對自己的讚歎印證。
俱胝平淡地說:
「我們重來一次,我來問你問題,你照剛才那樣豎起一指回答我,好不好?」
俱胝於是重問童子公案,童子胸有成竹的伸出小小嫩嫩的指頭,俱胝突然從僧袍中,拿出銳利的戒刀,霹靂雷擊砍去童子的指頭,童子痛徹心扉,大叫:
「唉喲,痛呀!唉喲,痛呀!」殷紅的血汩汩地流。
「小僧!小僧!什麼是父母未生我本來面目?快說,快說。」俱胝毫不放鬆地逼問。
痛得團團打轉的童子,無分別識中趕忙再要豎起一指,咦!「兩頭共截斷,一劍倚天寒」指頭不見了?童子驀然大徹大悟。師父的這一刀,實在是為自己截斷根本生死妄想的活人劍啊!
俱胝禪師圓寂的時候,開示弟子們說:
「我自從得到天龍和尚的一指頭禪之後,一生受用不盡呀!」
古來對於俱胝一指的有名評頌,除了雪竇的前則偈語之外,另外有從容錄的:
俱胝老子指頭禪 三十年來用不殘 信有道人方外術 了無俗物眼前看汾陽錄卷中二十四則(卍續藏一二零冊,一一五頁):
天龍一指悟俱胝,當下無私物匪齋 萬互千差寧別說 真教今古勿針錐無門關三則(卍續藏一一九冊,三二一頁)
俱胝鈍置老天龍 利刃單提勘小童 巨雲抬手無多子 分破華山 千萬重俱胝單豎一指接引群機,究竟有什麼深意?
佛陀出生的時候,腳踏七朵蓮花,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說道:「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俱胝一指,就是指天指地,天地與我(佛性)一體的一指。俱胝一指,是一即林羅萬象,森羅萬象歸於一的一指,也就是華嚴「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的一指。
每一個生命都如此的絕對、唯一、尊嚴、驚奇的一指,那是百丈禪師「獨坐大雄峰」的卓然特立。
每一個人要如此去尊重已靈,重視自我生命的超絕孤獨,進而去尊重每一個眾生的生命,我即眾生的生命,我即眾生,眾生即我。
如此莊嚴的生命問題,應該以一顆敬畏虔誠的心,自己徹徹底底地覺悟、體證,怎能如童子般依樣畫葫蘆效仿所得?
所以俱胝禪師才要以大慈悲的利劍,來勘破童子的迷妄,如同在生死大海中,放下浮木引渡百年才一度頭出頭沒的盲龜,使得人身的那隻手;俱胝的一指,又好比巨靈以神力劃開首陽山和華山 ,使黃河奔騰入海的那隻手,俱胝的一指,真是千古的一指。


10. 活閻羅徐成民居士傳
徐成民 名坤。小名佛捨。江南太倉人。父驥生。縣學生。
成民為人長者長齋奉佛。年十八。
當崇禎六年六月十二日。夜夢被帝召至忉利天。敕示夙世因緣。
命攝第五殿閻羅王事百日。自此每夜坐堂中。作呼叱聲。
若官府決獄狀。驥生起而 {之。見一王者南面坐。鬼判獄卒猙獰旁列。則大驚諦視之。而王者乃成民也。遲明詢其故。成民以實告。即令移居寺中。
諸昆弟及遠近好事者多攜筆札伏壁後記其判語。得九十餘條。決斷精嚴。見者身毛為豎。成民嘗自言。冥中罪囚合四天下。動以萬計。除付所司分治外。其親鞫者猶夕以千計。獄有十八。刑分萬條。塞耳呼號。舉目愁慘。
諸佛菩薩及歷代祖師時來救拔。然非宿有善根者。雖面與開示惛然不知。惟七月之望為佛歡喜日。普天下盡演瑜伽施食法。大士親領眾囚赴食。法力所屇諸罪末減。過此則與人世遠隔矣。是歲七月望夕。
成民謂獄官曰。好勸眾囚各稱阿彌陀佛。能稱阿彌陀佛一聲者。合獄都出罪。其不能者。但令持佛字。
復詔四門各樹一牌。庭中樹三十六幡。各各大書阿彌陀佛以示眾囚。復詔眾囚前各書佛字於胸。而命之曰念之念之。慎莫忘佛。佛在爾心。今告爾等。或有惡鬼銅狗犯爾。刀劍刺爾。自火逼爾。爾但稱佛名。一切銷滅。蓮花現前。我若誑爾。與爾同罪。成民自受事後。
偶言生死事輒驗。自以徐氏先世有負罪縶獄者。率諸宗黨禮梁皇懺。週而復始得末減乃已。頃之至九月十四日成民上表謝事。於是修持益力。日誦准提咒回向淨土以終其身。其判語二集。裡人揚時泰.昆山戴[褒-保+公]序之。名曰活閻羅斷案。刻行於世(活閻羅斷案)。

11.劉玉受。名錫元。長洲人也。為諸生。
與姚孟長為友。歸心大法。同持佛母准提咒。將赴省試。建壇持咒七日。及入場。有蜂集其筆端而思如泉湧。遂得雋。(編按:因持准提咒保佑考試順利)
萬曆三十五年成進士。官廬陵教授。應雲南聘分司鄉試。過下嶲驛宿焉。夢一偉丈夫黑而長啄。揖而就坐曰。余宋將軍曹翰也。昔以王師破江州。憤其固守不下。屠之。遂受報為豬。計口以償所殺。輾轉至今。痛毒無盡。
往日荷公憐愛。幸獲再生 。昨又償一近縣人債。不意今者遇公於此。言已泣下。玉受家居時。有奴征租於鄉。獲豬歸。夜夢人乞命。畜之至死。即其事也。
已復言曰。予在唐太宗朝為小吏。聽一法師說四十二章經。親為設供。遂得世世為官及翰身。而報盡乃陷此大惡。尚何言哉。
自今乞公。凡遇我等。或當執縛或當屠割。為持准提咒與西方佛名。俾予得暫忍其苦。倘承善力脫此苦報再生 人中。誓不更造惡業以負公也。(編按:持准提咒回向能救度他道眾生)
玉受曰。此予夙心也。其人拜謝而去。先是玉受嘗舉放生會。其後所至必活一豬。及監蕪湖。關豢二豬於官。會其女將歸。夢隨親作佛事。佛案下有兩人蹲踞。問何人。曰衙中二豕也。賴往因中曾聽大乘經。
得蒙見活。故來相謝耳。女覺瞿然有省。遂誓不殺生。請於父續舉放生會。玉受重為序以倡之。
天啟中玉受官貴州提學僉事。安邦彥反貴陽被圍。玉受與前巡撫李[木*雲]巡按史永安等分城守。且一載糧不繼。居民死亡殆盡。玉受守益力。賊登陴忽自退者再。墮梯死無筭。會援兵至乃解。敘功進寧夏參政。
致仕歸以頭陀終。自玉受以持准提唱於鄉里。其後進之士。若楊子澄及其二子維斗.公幹。李子木.徐九一.劉公旦.姚文初諸賢。皆結准提社。擇桃花塢桃花庵故趾辟精舍。修白業。(編按:明末結社修准提咒的風氣)
子澄。名大濴。篤行君子也。以諸生終。維鬥。名廷樞。與應天鄉試。九一。名汧。官少詹事。公旦。名曙。以進士授南昌縣。未赴官遭明之亡。三人者後先殉國死 矣。公幹。名廷楨。亦諸生。清真絕俗。中歲夭。士林惜之。文初。名宗典。孟長子。以諸生貢太學。子木。名模。官御史。國變隱居不出。與文初倡上善會。大合 緇白修西方淨業老焉(憨山夢遊集.明史.姚宗典准提庵碑.廣仁品)。


12. 靈石俱胝院僧元修 錄自:福建省地方志
清元裡。同年置。先是,唐武宗時,僧元修始庵於此,誦《七俱胝咒》,治疾祟。
元結詩:「萬計千謀總不真,虛將文字役心神。俱胝只念三行咒,自得名超一世人。」
後深入巖谷中,人以為遁去矣。有蔬甲泛流而下,乃沿源訪而得之,再往,則廬已虛矣。蓋避會昌禁也。
宣宗時出,詣闕,貢金買山,始創精舍,名翠石院。至是,錫今額。
光啟三年,將死,書云:吾初住庵,刀耕火種,造伽藍,買莊田,供僧待客,未嘗緣化。荼毗之日,負院田園足為齋供,外莊輸王及支費,(底本、庫本作「友費」,據崇抄改。)此外不得他營。」
許難記:「自香城北沿嶺十里,西渡小橋,入長道;又西,入蟠桃塢十步,有石屏,因為榭,榭之西有漱玉亭;次有溪光、素波二台,數十步有松偃蓋,西有散花堂;又西,有放鶴、待月二樓、高視亭、白蓮社,乃至塔院,中有胡僧像。僧自西域來,有神術,至今鳥雀不棲。」


13. 舍利靈瑞許道卿 錄自:月江和尚語錄卷下
許道卿七贊並序
雲間玉清觀道士。靜寄法師許道管。潛心吾大聖人之道甚。力書雜花大經全部者三。法華全部者。四十有六。楞嚴圓覺諸經。不以數計。又書法華經塔二。常持准提。修嚴清泰。及化。其門人稟治命闍維。得不壞者六。曰指節。曰頂。曰齒。曰舌。曰數珠。曰右膝骨。
靈瑞二。曰設利羅。曰化佛像。其徒玄素法師曹士勤。以其師嘗從予游。求予識之。以信後世。


14. 焚衣梵書王季常 金剛經新異錄
焚衣梵書
王季常孝廉。諱維新。歷官延平太守。為崇禎乙亥春。候勘於福州府之開元寺 。 悒鬱遘疾而歿。
季常自幼奉佛。虔誦金剛經並持准提咒。 焚床衣過。時衣灰上遍顯白文梵書。灣折精明。 如豆大者指頂大者數萬。俱有香氣。寺眾見之無不歎未曾有。
大守一生誦持。臨化顯此神異。 不得以其末路錯做好人輕訾之也。季常甥錢平如。親視含殮。 暨其隨身兩僕歸說如此。吊挽盈冊。存其家。


15. 劉孝廉 無異禪師廣錄卷第三十五
還觀高足其數甚多,了因時至。必有與師代興,而協久昌之讖者,居士之及門者,劉孝廉最為莫逆。初系念准提陀羅尼,機緣僅熟,被師以船子公案鈍置八年,忽發輕安。
借昔人韻語頌之:「雨前初見 花間蕊,雨後全無葉底花, 蜂蝶紛紛過牆去,卻疑春色在鄰家。」師擊節稱善。
臨終感大士現身,詰所希望,對以成佛度生,而沒今也。
https://blog.xuite.net/e24901074 ... B%E4%BE%8B%E3%80%8F

生命密碼(南無七俱胝佛母大準提菩薩摩訶薩)三稱嗡.佳咧主咧.
龍樹菩薩開咒偈:
稽首皈依蘇悉帝,頭面頂禮七俱胝,我今稱讚大準提,惟願慈悲垂加護。
https://blog.xuite.net/e249010742000/twblog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小黑屋|手機版|分享佛法資訊請先注意版權申明|藏密網 UA-2159133-2

GMT+8, 2020-1-19 04:11 , Processed in 0.565774 second(s), 19 queries .

Copyright © 2016 | LIGHTSAIL支持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