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藏密網-漢傳.藏傳.南傳.佛教資訊網

注册藏密网可以获得更多功能与服务的支援,赶快注册吧!
立即註冊

合作站点账号登陆

快捷導航
查看: 4206|回復: 0

若你是佛教徒,孤獨是智慧的曙光(宗薩欽哲仁波切)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1-19 17:4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10322640_1499356843707132_6947948180765141114_n.jpg


若你是佛教徒,孤獨是智慧的曙光(宗薩欽哲仁波切)

我們往往會把孤獨當作敵人看待。孤獨所造成的心痛絕不是我們想要的東西。那是一種焦慮不安、嚴陣以待、急於逃亡,而又想找個人或找樣東西來陪伴我們的感覺。但是,如果我們能安於中道,我們就會跟孤獨建立起友好的關係。這份輕鬆而又清涼的孤獨感,將徹底翻轉我們平日的恐懼......

與荒涼為友,欣賞它的美並非不可能的事。如密勒日巴等大聖者將荒涼比做他們的新娘,他們與荒涼、與根本的精神孤獨結為夫妻;他們不需要肉體或精神上的娛樂,孤獨就是他們的伴侶、他們的精神慰藉、他們的一部分。

有人問:為什麼人們總是感到孤獨?是因為沒有安全感嗎?還有:為什麼我們不能獨自生活?

宗薩仁波切說:如果我們能夠獨自過活,那會很好,這正是瑜伽士所擅長的,也是為什麼他們能從各種包袱中解脫的原因。對我而言,「孤獨」實際上是一種哲學問題。根據佛教,孤獨是根源於我之前談到的不安全感。而當我說不安全感時,儘管我們說「我」、「我是大衛」、「我是這、我是那」,即使我們擁有一個名字、一個職位、一份工作、丈夫、妻子、學位、公寓、汽車、頂樓公寓,但總有一種持續的不安全感,因為我們不能百分百地證明自己存在著。纏繞皮膚、割腕、獲得學位、結婚等等,我們做這一切都只是為了暫時給自己某些存在感,而這不安全感其實可以顯現為孤獨。

我之前說過,我看到的花,你永遠看不到,所以我們無法分享真正的花,我們只能假裝我們在分享,而這是非常孤獨。我永遠不能和你分享我正經歷的,這真的是非常孤獨。我所經歷的,只有我能經歷。

但若你是佛教徒,孤獨是智慧的曙光。你應該對這種孤獨做投資。如果你感到孤獨,你是對這個輪迴生活感到不對勁,你能感到它行不通,你會有一種一切都有點過度承諾的感覺,你能有這個感覺。這種不對勁的感覺、不屬於這個輪迴生活的感受,實際上是一個修行者應該投資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心理因素。

當我們小時候,我們的價值觀全都集中在去海灘築沙堡。我們對此非常興奮,我們就是熱愛那個沙堡。一段時間過後,當我們十幾歲時,沙堡這個把戲不再有用,變成了快車和電動遊戲。人到中年時,那些也不奏效了,變成工作、職位、同事、婚姻等等。當你到九十歲左右時,那些遊戲也行不通了。當你九十歲左右時,我想你會開始看重那些你之前忽視的東西,像是鹽罐、桌布等等,你的玩具變了。而我們有些人能夠在幾個月內快轉這一切。你有點明白這毫無意義,而那種怪怪的感覺確實令人孤獨。對修行人而言,那種孤獨非常重要。

《般若波羅蜜多經》中,有一位菩薩在拜見佛陀時,向佛抱怨說:「我感到非常悲傷。我對這毫無意義的生活和這所有的一切都感到悲傷不已,幾乎是痛苦的。 」然後佛說:「這是一種聖財。你有如此多的福德,才會對這些感到悲傷。」如果沒有那種福德,你就會因為生活中這一切小玩意兒及種種事物而分心散亂,等到你真正開始想:「等一下,發生了什麼?這九十五年啊!」那就為時已晚了。所以對修行人來說,這很重要。
佩瑪.秋卓在《當生命陷落時》裡對於孤獨的精彩表述---
翻轉平日的恐懼方式--六種清涼的孤獨

孤獨、沉悶、焦慮等等情緒總是令我們欲去之而後快。如果我們無法輕鬆面對這種情緒,就很難維持中道。我們要的是輸贏、毀譽。譬如,有人遺棄了我們,我們會很不願意麵對那種赤裸裸的不舒服感。我們會替自己捏造受害者這種身份,然後就想盡辦法發洩情緒,或者告訴對方他有多糟。我們不由自主地想以各種方式來掩飾痛苦,因此總是認同勝利或受害的偏見。

我們往往會把孤獨當作敵人看待。孤獨所造成的心痛絕不是我們想要的東西。那是一種焦慮不安、嚴陣以待、急於逃亡,而又想找個人或找樣東西來陪伴我們的感覺。但是,如果我們能安於中道,我們就會跟孤獨建立起友好的關係。這份輕鬆而又清涼的孤獨感,將徹底翻轉我們平日的恐懼。

這種清涼的孤獨有六種描述的方式:
一、寡欲
二、知足
三、不從事不必要的活動
四、徹底的紀律
五、不留連慾望世界
六、不借散漫的意念尋求安全感。

第一種孤獨叫做寡欲:
如果我們內心的一切活動都在渴望有個東西來改變我們的心境,替我們打氣,而我們卻願意不尋求解答,謹守孤獨——這就是寡欲。練習這種孤獨可以播下安心的種子,消解我們的根本焦慮。譬如,靜坐的時候,每次一有妄念生起,我們就告訴自己那是“念”,而不讓妄念帶著我們團團轉,這就是在接受“安住於當下,不跟當下解離”的訓練。然而昨天或者前天,上個禮拜或去年,我們還不願意這麼做,所以我們現在做不到。不過一旦全心全意地練習寡欲,事情就會開始轉變。我們會感覺自己比較不受“重要劇情”的誘惑,雖然我們還是非常孤獨,雖然我們只能安坐兩秒與那不安共處,但畢竟昨天我們只能安坐一點六秒。這就是精神戰士之道。這就是勇者之道。我們越是能夠不失控,不瘋狂,就越能體會清涼孤獨中的滿足。片桐十州禪師說:“人可以孤獨而不被孤獨動搖。”

第二種孤獨叫做知足:

人一旦一無所有,也就沒什麼可失去的了。我們事實上並沒有什麼好失去的,只是我們被設定成有許多東西可以失去。這種感覺都源自於恐懼——恐懼孤獨、恐懼改變,恐懼事情解決不了,恐懼自己不存在。我們一方面希望自己能逃避這份感覺,一方面又怕逃避不——於是希望和恐懼就變成了我們的規則。

如果在人生腳本中間畫上一條線,假設我們的立場是偏右的,我們就認為自己已經很清楚自己是誰了。或者我們的立場偏左,我們也會對自己是誰有一份確定感。可是如果我們不靠邊站,我們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我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們失去了規則,失去了可以緊抓不放的手。這個時刻我們可能會抓狂,也可能安下心來。知足是孤獨的同義詞,清涼的孤獨,在清涼的孤獨中安下心來。安下心以後,我們就不再相信逃避孤獨可以帶來永久的幸福、快樂、平安、勇氣或力量。通常我們必須放棄這種信念千百萬次,一次又一次地和自己的神經過敏及恐懼修好,同樣的事情做過千百萬次,但是要帶著覺知。如此這般,一直到有一天,可能連我們自己都沒注意到,某些事情便默默改變了。這時我們已經可以安於孤獨而不另尋慰藉,知足地處在當下的心境和質感中。

第三種孤獨是避免不必要的活動:

如果我們的孤獨非常炙熱難捱,我們就會尋找出路,尋找一些東西來解救我們。我們一旦有了所謂孤獨這種不安的感覺,我們的心就開始發慌,想找個同伴來解除我們的絕望。這就叫做不必要的活動。不必要的活動為的是讓自己忙碌,免得感到痛苦。這種不必要的活動,有時候是過度期待愛情,有時候是把小小的一句閒話傳成了晚間新聞,有時候則是隻身進入荒野。這些活動裡都有一個東西,那就是照我們往常的習慣尋找同伴,照我們的老套拉開自己和孤獨這個妖魔的距離。但是,我們能不能定下心來,對自己保持一份慈悲和敬意?我們能不能不要逃避和自己獨處的機會?感到驚慌時,能不能練習不跳脫,不抓取什麼?輕鬆面對孤獨是一件有價值的工作。日本詩人良寬說:“想要尋找意義,就不要追逐那麼多東西。”

第四種清涼的孤獨就是徹底的紀律:

徹底的紀律指的是,只要一有機會,我們都願意回過頭來輕柔地安住於當下。這就是透過徹底的紀律所呈現的孤獨。我們願意坐在那裡,孤獨地一個人坐在那裡。這種孤獨是不需要刻意培養的。我們可以安靜坐著,一直坐到了解事情實際上是怎麼一回事為止。我們每個人基本上都是孤獨的;不管在哪裡,我們都沒有東西可以攀緣。然而,這並不是問題,因為這樣才會讓我們發現一個完全真實的存在狀態。我們那些習慣性的假設——我們所有的觀念——都讓我們沒辦法用清新的、開放的眼光看待事物。我們常說:“噢!是的,我知道了。”但是我們並不知道。在根本上,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凡事都沒有定論。這個真相可真棘手,我們很想逃跑。但是,要了解我們生活中種種無解時刻的奧妙,回過頭來輕鬆面對孤獨這令人熟悉的東西,卻是一個很好的方法。逃避孤獨這深奧的無解狀態,就是在欺騙自己。

第五種孤獨是不留戀慾望世界:

留連慾望世界就是尋找出路,尋找某樣東西——食物、酒、人——來安慰我們。“慾望”這個詞包含了一種上癮的意味——因為想讓情況變得好一些,所以就想盡辦法抓住某樣東西。會有種上癮的慾望,是因為沒有成長。我們還是想“回家”,還是希望回到家一打開冰箱就有我們喜歡吃的東西。如果沒有,我們就開口叫媽!然而,在道途上前進就是離開家,要無家可歸。不留連慾望世界意味著正視事物的真相。孤獨根本不是問題,它是不需要解決的。我們所有的經驗都不是問題。

第六種孤獨是不借散漫的意念尋求安全感:

腳下的地毯已經被抽掉了,勝負已經分曉,我們沒有路可以再逃了!我們甚至不再從喋喋不休的自我對話中的是或不是、如何或不如何、應該或不應該、可以或不可以來得到慰藉。有了清涼的孤獨,我們就不再寄望從自己內心的喋喋不休獲得安全感。所以我們才說替這些東西標上“念”就夠了。這些妄念並沒有客觀的真實性,它們才是透明的,不可捉摸的。我們只需要稍稍和它們接觸一下,就立刻放掉它們,而不要無事忙。

清涼的孤獨讓我們誠實而不帶侵略性地看著自己的心念。我們可以逐漸放下心中的那些理想——譬如我們應該成為什麼樣的人或想要變成什麼樣的人,或者別人可能會認為我們想要變成什麼樣的人、應該變成什麼樣的人。我們可以放下這種種的理想,慈悲而幽默地直覷自己的真相。這時,孤獨就不再是威脅,不再是心痛,不再是懲罰了。

清涼的孤獨不給我們解答,不為我們提供依恃。清涼的孤獨向我們挑戰,要我們跨進沒有規則的世界,跨進不偏於一邊,不選擇固定見解的世界。這就是中道,也是精神戰士的聖道。

早上醒過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疏離,孤獨。這時你能不能把它當作大好機會?不要去困擾自己,也不要認為出了什麼嚴重的問題。在這個哀傷而又充滿渴慕的時刻,你能不能放鬆下來,接觸一下人類內心的那個無垠的空間?下次如果有機會,請你試試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小黑屋|手機版|分享佛法資訊請先注意版權申明|藏密網 |網站地圖UA-2159133-2

GMT+8, 2022-1-28 14:55 , Processed in 0.803858 second(s), 19 queries .

Copyright © 2016 | LIGHTSAIL支持

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