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藏密網-漢傳.藏傳.南傳.佛教資訊網

注册藏密网可以获得更多功能与服务的支援,赶快注册吧!
立即註冊

合作站点账号登陆

快捷導航
查看: 1177|回復: 1

索達吉堪布自述年輕時苦修經歷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7-13 19:3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紀念晉美彭措法王如意寶

20131004124355_vafm.jpg


索達吉堪布自述年輕時苦修經歷

若因講法時間過長而感到飢餓難耐、口乾舌燥,或者遭受風吹雨打、烈日暴晒等情況時,切切不可心生厭煩,進而不願意繼續聽法,斷然放棄。

以前在藏地,聽法的條件特別簡陋。包括我剛來學院的時候,上師講課的經堂雖然比較破爛,但還算能擋風避雨,而我們自己講課或者聽傳承時,十年左右都是在烈日暴風中度過的。我當輔導員時,有七八十個人(藏族喇嘛)聽,有一次在冬天,我們坐在院子裡輔導法王如意寶剛講的《釋量論》,天上正落著鵝毛大雪,地上凍得堅硬如鐵,但大家為了佛法都能挺住,不像現在有些人,有這麼好的經堂還要拿墊子,當時什麼墊子都沒有,就坐在冰地上,身上也沒有蓋的,一個個像雪人一樣。有時突然刮起狂風,書夾裡的書都被風捲走了,我們到處去找,這種現象相當多。但那個時候,每個人都非常堅強,一想到往昔大德的苦行和為求法而犧牲的公案,就覺得自己這種經歷很光榮、很快樂。不像有些大城市的人一樣,總抱怨走路去聽課太累了,在水泥地上坐一會兒都不行,各種講究特別多。

在聽法的時候,假如法師講法時間太長,也不要生厭煩心:“你囉囉唆唆一直講什麼呀,早一點下課多好!”這種人可能是福報不夠吧,其實聞法時間越長越好,可有些人的感覺不是這樣。如果法師講得很精彩,時間一會兒就過了,若有些法師顯現上比較囉唆,他就開始抱怨連天了。但無論如何,法師講的全是佛法,佛法非常稀有難得,聽多長時間也不該有厭煩心。

其實,現代人跟古人相比,講得不是很多,聽的機會也很少。以前清涼國師講了五十次《華嚴經》(八十卷),每天都講八個小時(有些法師講一兩個小時就累了,人的心力還是差別很大);道宣律師也聽受並傳講了二十多次《四分律》。在藏地歷史上,宗喀巴大師講經最為厲害。有一次,大師晚上和眾人在一起烤火,談到印、藏諸高僧的傳記時,感嘆地說:“從前在藏地,同一時期講經最多的,莫過於大善知識慧獅子了。他在同一法會中,每天能講十一座不同的經論。”當時,諸位弟子祈請大師也跟他一樣,在同一法會中,講授十一部經論。大師看他們態度極為誠懇,於是答應說:“如果我再努力一點,也許能辦得到。”

大師遂閉關二十天,溫閱參究一切經論,出關後,突然宣布所要開講的經論為十五部。當時聽者來自各地,聽說此訊,無不歡喜雀躍,相繼前來參加。自此以後,大師每日講論十五座,未嘗間缺。(那時候的弟子真了不起啊!一天十五部論典,讓我們聽的話,感覺怎麼樣?)其中有兩部小論提早講完,馬上補充兩部。所以此次法會,大師前後總共講了十七部大論。此後,大師又曾在一個法會中,同時講了二十一部大論。

所以,在藏傳佛教中,有些大德講法實在令人嘆為觀止。當時的弟子也不像我們一樣——漢地有些居士星期天一下午聽三個小時,就開始大呼小叫:“啊!我屁股都痛了,腳都軟了,腳都硬了。”腳外面是軟的肉,裡面是硬的骨頭,腳本來就是這樣,不知道你硬軟是怎麼分的,但聽課從來沒有聽說腳硬了、腳軟了。如果讓你看三個小時的連續劇,你一點都不覺得累,可能還想不斷看下去,眼珠沒掉到地上就算不錯了,這時你不用吃、不用喝、不用上衛生間,非常的精進。現在人就是這樣,搞些亂七八糟的事,搭上多少時間都沒關係,就像一個小孩子,讓他在外面調皮,蹦蹦跳跳,幾個小時一晃就過,但讓他做一個小時的作業或看書,“不行啦,我可不可以出來一下?”所以凡夫人做有意義的事情,稍微聽一點課、修一點法,就開始出現各種各樣的毛病了。

大家對法一定要有耐心,要有虔誠的信心,不要認為聽點兒佛法就很累。你一天有二十四小時,一個小時用來聽法,其他二十三小時做別的也可以。現在城市裡的很多人,一個星期只用一下午聽三個小時的課,那整個星期有多少個小時啊?這三個小時用在佛法上並不過分,你也不要認為:“我聽佛法的時間太長了,腰都直不起來了。”——是不是全部因聽法而成脊椎炎了?

當然,如果講法時間太長,你生起厭煩心,實在不願意聽,堪布阿瓊在教言中說:“此時你可以站起來,發願'我不離法、不離上師',然後離開傳法的地方,否則,對上師和佛法生邪見的過患更嚴重。”這的確是一個竅訣。聽法並不是強迫的,是為了自己獲得解脫,所以聽法的意義相當大。在家人不懂這一點也情有可原,但是作為出家人,既然選擇了這一條路,把世間的一切都捨棄了,對聞法就應該有希求心。

現在大城市的居士集中學習,我覺得他們很可愛,就像遠離父母的孩子,聚在一起說“我們要好好學習、做作業”,這樣的話,這些孩子特別可愛。如果有父母在,父母會一直盯著你,但父母不在時,若仍非常自覺,這樣的孩子比較乖。其實凡夫人跟孩童一樣,如果沒有上師引導,不會做好事,這是決定的。但現在有一部分人,我覺得還是非常好,你們以後應再接再厲,不能聽一兩堂課就滿足了。世間上的事情要想成功,也不會只做一兩次就可以了,因此,大家在佛法方面一定要不斷地強化、不斷地努力。

如果你產生厭煩心,千萬不要放棄,應該提醒自己:如今我已獲得暇滿人身,沒有淪為地獄、餓鬼、旁生,並榮幸地遇到了具有法相的上師,擁有聽聞甚深教言的良機,這是無數劫中積累資糧的果報,對此我要好好珍惜!

什麼是“具有法相的上師”呢?上師法相非常非常多,但總的來講,格魯派認為“看破今生”是最關鍵的法相;噶當派認為不管學顯宗還是密宗,“戒律清淨”是最主要的;寧瑪派華智仁波切為主的上師認為“具足菩提心”是一切法相的要點;無垢光尊者在《大圓滿心性休息大車疏》中,尤其提到了密宗上師必須具備精通密宗、咒語圓滿、得到暖相等八種法相,在此基礎上,按照上師革瑪燃匝的觀點,又加上“傳承清淨”這一條。當然,如今末法時代,全部具足這些法相是很困難的,然而只要精通佛法、有饒益之心,也可以算是合格的上師,依止這樣的上師十分幸運。

我經常都會想:在短短的人生中,遇到了法王如意寶,真是千百萬劫的大福報。如今誤入歧途的修行人特別多,因為沒有智慧,遇到邪師還沾沾自喜、到處炫耀,卻不知有些上師是學外道的。末法時代,什麼樣的事情都會出現。在這個時候,宛如佛陀般的大成就者——法王如意寶之無垢傳承、顯密圓融之甚深教言,對我們來講更顯得彌足珍貴,不應該有絲毫懷疑,在人心混亂的這個時代,遇到它是自己的福報,理當有種歡喜心。

有些居士很清楚,現在我們一邊聽聞一邊修行,這種因緣特別殊勝,機會相當難得。昨天我遇到一個道友,他曾在持頭陀行的寺院呆過,也在強調專修的寺院呆過,後來以不同的因緣來到學院,感覺沒有聞思確實不行。他說,光持頭陀行的話,日中一食等行為是很好,畢竟戒律清淨乃一切功德之本,可行為上如理如法,無法對治內心的煩惱;後來他到專修的寺院裡去,也因為沒有強調聞思,很多道理都不懂,只是天天呆在那兒念咒語,煩惱還是解決不了。再後來,他到學院以後,才有機會了解佛法的真理,同時也有機會依法觀修。我們並不是自讚毀他,多年來依靠上師如意寶的培養,很多人基本上都明白:先要找一位好上師,上師的顯密修法要完整;然後先聞思、再修行,次第應該搞明白;同時戒律必須起到基礎作用,這樣修行佛法才會圓滿。

今生遇到這麼殊勝的法,並不是平白無故的,《般若攝頌》等大乘經典中說,這是多生累劫積累資糧的結果。現在有些人認為:“我出家是偶爾的因緣,因為跟家人吵架,吵架成就了我出家。”“我學佛是我的對象、我的朋友造成的。”“我是無因無緣來到學院的。”其實這只不過是暫時的緣而已,真正的近取因是你前世與大乘佛法結過緣,而且在無數上師和佛陀面前行持過善法。到時候我給你們講《般若攝頌》,你們就會知道,光是耳邊聽到法音、手裡拿到法本,也需要前世因緣,否則,聽也聽不到、拿也拿不到、看也看不到。這就是因果,乃佛陀親口所說,不是我們以分別念信口開河的。


 樓主| 發表於 2015-7-13 19:34 | 顯示全部樓層
帳棚學校

要知道,佛法確實很難以聽聞,《未曾有因緣經》中云:“佛世難值,法難得聞,人命難保,得道亦難。”現在能聽到如此甚深妙法,真好似一百個小時中吃到一頓飯一樣,可謂千載難逢、令人欣喜,因此,理應以最大的精進心、歡喜心來聽受。我們每個人的因緣各不相同,有些人一輩子都能在佛法中度過,就像上師如意寶,從傳記中看,他老人家從五六歲直至七十多歲圓寂之間,包括在十年浩劫的時候,也從來沒有離開過佛法。而有些人一生中聽了多少法?自己也可以觀察一下。

像我的話,現在四十來歲了,雖有福報依止上師將近二十年,但以後變成怎麼樣也不好說。我小時候一直放牛、讀書,所以聞法的時間不算很長,在上師面前聽的許多法,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你們很多人應該也會這樣,所以只要有聽法的機會,希望大家務必要珍惜。現在有些人依止上師時,只要有名聲,沒有功德也可以,這是不應理的。我們應該依止具有法相的上師,依止以後要對上師和佛法有信心,不要以分別念觀察上師,而應當以法作為標準,用恭敬心來諦聽。

為了這樣的妙法,理所應當安忍一切艱難困苦、嚴寒酷暑、壓力折磨,歡歡喜喜來聽法。有些人聽法時壓力比較大,需要面對很多狀況,要有一定的安忍心,但更重要的是,對佛法要有歡喜心。《般若經》中講了,人的心態真的很重要,若對某事有著強烈興趣,縱然是幾百由旬的路途,也會欣然前往;如果興趣索然,就算是走一聞距,也覺厭倦、苦惱。而且如果有歡喜心,讓你把須彌山摧毀無餘,你也會覺得須彌山畢竟是有為法,沒什麼了不起的,有了這樣的精進,過不了多久就會證得佛陀的殊勝菩提。所以,《般若經》在講精進時,特別強調人的心力。

的確,我今天去找一個人,若是特別喜歡的人,即便是遙遠的地方要走路過去,也無所謂,只要有時間,就不會覺得累;若是敵人或特別不喜歡的人,那麼走半步路也很痛苦。心的力量不可思議,所以大家不管聽什麼法,要對佛法生起歡喜心:“聞法的功德那麼大,現在聞法因緣如此殊勝,我擁有這種機會多麼難得,只要有因緣,我就要竭盡全力地聽法。”不要像有些人那樣討價還價,整天給負責人打電話:“今天我不來可不可以?因為朋友生病了。”“今天我不來可不可以?我身體不太舒服。 ”“今天我不來可不可以?我工作上有點忙。”“今天我不來可不可以?我要出差。”“今天我不來可不可以?我母親身體不太好,心情也不太好。 ”“今天我不來可不可以?我要跟幾個人一起去外面觀光。”……提出的理由都似是而非。假如你把聽法當成最重要的事情,可能一次也不會斷。

那天我在北京時,遇到一位公務員,她告訴我:“公務員的有些工作比較麻煩,單位非常嚴格,也有很多很多規定,但即便如此,只要有心學習,也肯定能想出辦法,對單位和家裡可以說很多方便語。反正從開始到現在,我一天的課也沒有斷過。”

其實我自己也是同樣。現在每天給你們傳法,若沒有把時間空出來,肯定天天都在忙。因為人的分別念層出不窮,今天想這個事情、明天想到那裡去,結果什麼課也講不成。但我先把自己定位好,所有事情中將傳法放在第一,那除了極個別情況以外,通常不會輕易中斷,如此必定有時間傳法。

你們聽法也需要如此。如果將它視為生命中最重要的一環,那時間肯定空得出來,甚至你今天病得不行了,要輸液,把吊瓶拿到課堂上打,也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因此,每個人的心力一定要提升,否則,把聽法當作一種壓力,當作一種負擔,這樣效果不會好,行為上也會出現各種不如法。

因此,聽法不要有厭煩心,要有歡喜心。以前我寺院裡有位帝察活佛,他對佛法的歡喜心難以言表。昨天我和幾個道友聊了他的一些事情,他在當地非常出名,我在爐霍還沒出家時,一次有機會接近他,發現他對什麼名聲錢財都不重視,唯一重視的就是聽法。那時政策還很緊張,誰都不敢學佛,如果一個人講法、一個人聽法,會被抓起來關進監獄,他卻在格魯寺的一個格西座下偷偷聽戒律。回家的時候客人特別多,客人跟他說話,他心不在焉、答非所問,一直專注地思維所聞的法義。我當時也不覺得這很難得,以為每個修行人都是這樣,但隨著接觸的人越來越多,就越來越佩服他的精神。現在很多人若遇到這樣的環境和時代,還有沒有勇氣自願去聞思、不斷地聽課?可能夠嗆。即使去聽課了,也不一定有歡喜心。

簡而言之,聽課的時候要有歡喜心。希望大家從明天以後,去聽課應該數數歡喜,對法師和法寶要感恩戴德。否則,現在有些人覺得:“法師很麻煩啊!聽法也很困難!我一個人在家睡覺多舒服,這是畢生中最快樂的事情,可這個願望一直無法實現。能不能交點錢念經?加持我不用去聽課,遣除一切違緣。”這種想法非常可怕,大家一定要注意!

http://jan51511.pixnet.net/blog/ ... E%E7%B6%93%E6%AD%B7

Archiver|小黑屋|手機版|分享佛法資訊請先注意版權申明|藏密網 UA-2159133-2

GMT+8, 2017-8-23 04:37 , Processed in 0.150265 second(s), 21 queries .

Copyright © 2016 | LIGHTSAIL支持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